K8官方线路
  咨询电话:13623966091

凯发备用网站

专访人人贷:穿越爆雷潮

    特 写- 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石富元-

    

    P2P这些年是创造了很多正向价值的,比如向小微实体企业输血。

    1984年出生的杨一夫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2006年从北大金融数学系毕业后又跑到荷兰自由大学读了金融学硕士。

    

    2009年刚刚回国的杨一夫,经北大校友李欣贺介绍,认识了比他们小一届的清华毕业生张适时,三人理念比较一致,便决定共同创业。

    

    创业的方向找了小一年,年底时三人决定做P2P网贷。

    

    在他们看来,当时的金融行业缺乏创新,如果利用互联网可以突破各种行业资源与资质限制,直接从零进入金融市场。

    

    再加上杨一夫有金融背景,李欣贺之前在德意志银行、中银国际、渤海产业投资基金都有金融投资经验,张适时金融系毕业后也曾在私募基金任职,三人组成团队可以优势互补。

    

    杨一夫负责风控,李欣贺负责对外联络,张适时则主管产品和规划。

    从左至右:李欣贺、张适时、杨一夫

    2010年4月人人贷成立,同年11月产品上线。

    

    第一个借款用户,是杨一夫他们花了几个小时谈下来的,对方是一位山东的小生意人,借款1万元,还款周期12个月,最终也按时还上了借贷。

    

    人人贷成立的年份,是P2P自2007年在中国出现以后到达的第一个发展高潮期。两年后人人贷便进入了行业第一梯队,监管部门甚至曾经在监管文件中把“人人贷”当作了P2P网贷的代名词。

    

    截至今年11月底,人人贷累计成交金额745亿元,借贷余额342亿元,集团旗下另一家以线下金融信息服务为核心业务的公司友信普惠,在几乎所有的一二线城市布局了200多个线下分支机构,业务员过万。

    

    人人贷最近的一次融资记录,还是2014年初以集团名义完成的由挚信资本领投的1.3亿美元A轮融资,当时成为互联网金融行业全球最大单笔A轮融资。

    

    创业8年,人人贷已经完整经过数个借贷周期,在爆雷潮与强监管接踵而至的当下,杨一夫告诉不凡商业,P2P这些年是创造了很多正向价值的,比如向小微实体企业输血。

    

    而一家平台最终能否扛过寒冬,他认为最重要的核心能力,是资产端能力和风控能力。

    资产选择

    2010年11月份上线的人人贷1.0版本官网,还是一个只能搜集信息的网页,用户录入借款信息,杨一夫他们需要用办公室座机与对方取得联系,通过人工完成所有的审核、放贷等工作。

    

    据杨一夫回忆,当时他们一直想做一个各方面都完善的产品,但发现上线日期一拖再拖,最终决定先上线一个能用的初始版本,等业务跑通了再尽快进行产品迭代。

    

    在P2P已经有了一定市场认知的2011年,人人贷很快就打开了局面,但杨一夫逐渐开始认识到在数据缺失的情况下纯线上借款评估存在很大的风险隐患。

    

    “当时的个人征信数据是十分缺失的,所有的资料都需要肉眼审核,而且技术条件不成熟,只通过线上验证数据的真实性风险太高,因此我们选择了通过线下渠道提供借款客户服务的模式作为补充。”杨一夫向不凡商业说道。

    

    2011年人人贷成立了友信普惠,专注于线下借款客户开发和信用核验,2012年人人贷开始集团化运作,集团名为人人友信(现更名友信金服),人人贷则专注于线上用户的获取与运营。

    

    友信普惠瞄准的是个人信用借款用户,其中以小微企业主或个体户为主,借来的钱款主要用于生意。

    

    虽然都是经营性贷款,但与企业贷款不同,作为个体劳动力为核心生产要素的小生意人,即使生意失败,只要有持续的劳动能力,欠债不还的概率也很小。况且平均8万元的借款额度,24-36期的借款期限平摊下来,一个月只需要还几千元钱,打个工也能把钱还了。

    

    而且这批用户,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不到的用户,即使在大力扶持小微企业的当下,银行也只能服务到借款规模在至少几十上百万元的“小微企业”。

    

    银行风险偏好较低,只能依托于传统以抵押担保为主要手段来提供个体融资服务,并且在效率等方面无法真正满足小微企业主的应急性资金周转需求。

    

    个体经营户的经营性贷款,额度小、周期长、风险相对高,银行无论从成本、风险还是管理体系考量,都缺乏足够的意愿。所以人人贷服务的这类对象与银行的客户需求天然分层。

    

    如果按平均30个月的借款周期,人人贷在8年的时间里已经完整经历过3个风险周期,按杨一夫的话讲,只有经历过多个风险周期考验的平台,才能摸清楚一个资产里面所有的坑。

    

    而且在杨一夫看来,个人信贷资产还是少数能够穿越经济周期的资产类型。

    人人贷联合创始人 杨一夫

    在一个经济周期的下行阶段,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都会赔钱,为了防止“过去8年赚的钱不至于在2年内赔光”,银行一般都会靠多种资产投资组合来对冲风险,降低资产价格的波动幅度。

    

    但个人信贷资产,天然波动性小,即使是经济下行,也很少有人会为一个月几千元钱的贷款而违约。因此杨一夫透露,未来人人贷并不打算拓展多种类型的资产,而是要把个人信贷资产做透。

    

    “中国个人信贷资产规模有24万亿,而且每年还在快速增长,就只算小微企业主经营性借款也有数万亿,只要能在这个细分市场做到10%-20%的占有率,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规模。”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大量个人信用数据被记录下来,网贷企业现在有能力通过线上远程核验用户的资质,所以除了线下借款用户获取渠道,人人贷也开始拓展线上渠道。

    

    从线上到线下,再从线下回归线上,决策的背后驱动是风控技术的迭代。

    风控不是一道门

    在人人贷发展早期,杨一夫主要负责业务的风控环节。自从获客渠道从线上转移到线下后,他经常出没在理发店、小饭馆、废品收购站等场所。

    

    “比起用户提交的申请资料,去查他的客流量、水表、电表,到宿舍去看员工的去留情况等,更能判断一个贷款用户的信用资质。”

    

    后来随着风控专家、专业风控团队的引入,杨一夫才渐渐从一线撤下来。但对风控工作熟悉的他,并不被所谓的算法模型所迷惑。

    

    在他看来,模型是风控里门槛最低的事情,因为只要技术团队不笨,一个公司探索出来的新型风控模型很快就会被竞争对手学会。“风控并非只是风控部门的事,而关乎公司整体的管理。”

    

    杨一夫举例,作业系统的效率也能决定风控的强弱,因为工作效率低,会逼迫一线业务员动歪脑筋赚钱。

    

    “如果录入一个订单就需要两三个小时,那么一线业务员为了提高业绩,就会想办法到市场购买二手单冲量,或者把一手单转卖出去赚差价。”

    

    从2011年开始,杨一夫就注重对作业系统的优化,直到现在,友信普惠的一线业务员一二十分钟就能完成一个线下订单的信息录入,在保证效率的情况下,业务员出现职业操守风险的概率就会降低。

    

    这还只是一个方面,管理人员进行精细化管理的难度、用户界面的易用性、决策层对资产类型的选择等,都会影响到最终的风控水平。

    

    2015年火爆的股票配资、2016年盛行的校园贷等“机会”,人人贷都没碰,因为10倍配资杠杆背后是血本无归的风险,大量给学生放贷款背后是无法控制的社会负效应,这些都是风控需要考虑的问题。

    

    “风险会寻找薄弱点入侵,而不会被一套风控模型就挡在门外。”

    P2P下半场

    今年6月份P2P行业再现爆雷潮,大量平台倒闭、跑路,在运营平台数量已经从6月初的1800多家锐减到当下的1100多家。

    

    与此同时,网贷行业风险自查工作再次趋严,各地互金监管部门纷纷入驻企业进行审计工作,平台也纷纷被要求披露经营数据。

    

    在爆雷潮与强监管的双重影响下,不少业内人士和投资人预测,行业还将经历进一步的淘汰。

    

    在这种严苛的大环境下,人人贷在合规的框架下维持着300多亿元的借贷余额,而借贷余额的规模直接决定了一家P2P平台的生存能力。

    

    杨一夫告诉不凡商业,在行业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头部平台的资产质量更有保障,因此投资人会更多地流向头部平台。相应的,也只有头部平台还有能力向外放款,因此可以保证借款的用户能顺利地借到钱。

    

    在进入下半场后,P2P已经开始加速头部化集中。但同时杨一夫也认为,金融行业和互联网行业不同,并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垄断格局,在行业内占领百分之十几的市场份额就足以成为行业龙头。

    

    - END-

    

    好课推荐

    

    

    如果你觉得这是一篇好文,请把我“设为星标”吧